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制服诱惑  »  兄弟共妻首次3P
兄弟共妻首次3P
广告

      

深夜时分,夏夜的燥热依旧沉浮在一波波的热浪中,屋内几人并排躺着的床上,黑漆不见五指的黑暗中,沈砚按耐不住白天积压的欲望,轻抚挑逗着双喜的身躯并开始撕扯她的衣裤,在双喜的轻微抵抗中,沈砚查觉了另一丝急促暗哑,不同于平稳深睡的呼吸声,这时候沈砚一改往日的冷漠,邪魅的轻笑了一下:“大哥,你也睡不着?!”

良久,沈子言轻轻的:“嗯。”了一声。

沈砚两眼放光没有说话,继续伸手去扯双喜的身上那薄薄一层的亵衣,双喜轻声惊呼,连忙用双手紧紧地护胸抗拒着。

扯不开双喜衣物的沈砚微蹙道:“大哥,喜儿不乖,你帮我一下好吗?”

沈子言看着双喜和沈砚似乎已经滚在了一团,眼眸一闪呼吸开始沉重,感觉下腹有点肿胀,身体内也不禁升起了一股热气。

双喜小手往前推不断闪躲抗拒着,突然感觉到从自己的后背伸过来一双大手,这双大手强硬地禁锢着她的身体不让闪避,竟然开始配合着沈砚,一件件把她的衣服拉扯下来了。

“啊~~不要……你们不要这样…。”双喜心中微微一颤,开始慌张了起来,觉得这样的事情有些荒唐,可是现在已经不容她来思考了,沈子言压着她的双手从身后环抱住她,沈砚则动手粗鲁地将双喜的亵裤扒了下来。

沈子言开始的时候也没想过要这般,他只想着去碰一碰双喜,但谁知道当他的手放在了双喜的身上的时候,感受到了双喜那温热滑腻的皮肤之后,竟然再也移不开了。

沈子言平日裏是一个比较自律的人,但他发现,遇见了双喜之后,他总是容易失控。

在沈砚和沈子言的合力帮助下,没一会儿,双喜就一丝不挂,露出稚女洁白细嫩的裸身。

沈砚趁着沈子言环抱住双喜的时候,顺手把自己的衣服也扯了乾净,弹出身前一条紫黑昂首跳动的巨龙。

双喜感受着从后背伸过来的一双手,这时候正附在她的嫩包子上面,不轻不重的摩擦着,沈子言的手,大而温暖,有些微微的粗粝。

不断摩擦着双喜的皮肤,让双喜从心裏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情绪。

沈砚将自身的衣服脱掉之后,从沈子言的手中把双喜接了过来,沈子言也抑制不住的,跟着把自己的衣服褪下。

接着俩人就赤裸裸贴上了双喜的裸身,双喜这时候正面对着沈砚,后背面对着沈子言,仿若是夹心饼乾一样的被夹在了中央,进也不得退也不得。

沈砚凑近吻上了双喜,双喜的嘴唇上传来了酥酥麻麻的感觉,就在沈砚吻着她的时候,她感觉到沈子言的头停在了她的脖颈之处。

轻轻的咬噬着她的脖颈,那两双大手,此刻上上下下的在双喜的身上游走着。

双喜分不清是谁的手,轻轻的在她的包子上的红蕊上打着转转,接着轻轻用力的捏揉了一下。

分不清是谁的手,在她的臀部游走不去。

“嗯……”双喜被堵住了嘴,发出了一声带着惊讶地惊呼声,一只手,竟然停留在了她桃源的外面,坏心的在她的相思红豆所在的一点,往下按了按。

双喜被这幺一刺激,身子忍不住的扭动了一下。

这幺一动倒是不打紧,可是双喜一下子就感觉到,一前一后,两条炙热,烫在了她的身上。

那两条炙热,分别不安的动了一动,这一动,差点没把双喜的魂给吓出来,他们不会要玩双飞吧……双喜的脑海中只有这个念头。

但片刻双喜就腹诽,这个词用的不恰当啊,还没等着双喜往下想去,已经有一只手指,从下探了上来,借着那湿润,竟然滑进了了她紧致的河道。

双喜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中的异物,忍不住的扭动了一下,可是这一扭动,那在双喜身体裏的一小节手指,让双喜感觉的更明显了。

不愧是兄弟,沈子言和沈砚这时候竟然是有着默契的。

沈子言用一只腿压住了双喜不安分的双腿,接着把一用力,让双喜平躺在了炕上,他半个身子压着双喜,把双喜另半个身子让给沈砚。

沈子言低头,含住了双喜右峰上的那一点嫣红,用温热的舌头舔了一下,在双喜的身上带起了一丝无力感,接着他用嘴轻轻的允吸着双喜胸前跳动的白兔,慢慢的下滑至小腹,最后嘴唇停留在桃源的位置,用舌头舔吻身下敏感的红豆,重複吸允舔吻的动作。

嗯……身下那强烈的刺激快感,让双喜忍不住呻吟着。

双喜甚至都有些不相信,这样的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。

她被两个男人这样的禁锢在中间,身子动弹不得,只能任两个人在自己的身上肆虐,让她觉得恼怒的是,她的身子那羞耻的反应,竟然越来越强烈。

身下已经不仅仅的濡湿了,滑腻的玉液仿若缓缓的往出留着,淹没了她整个桃源,微微的浸湿了她的腿心。

这时候,某根手指猛然插入了双喜体内,并在双喜的体内开始缓缓的转动抽插起来,让双喜不禁想往后躲了一躲,不让这根手指在自己的体内肆虐。

这根手指,仿若是猜到了双喜的想法一样,抽插了数下之后就往外滑了出去,双喜感觉到体内一轻,身体裏的玉液往外涌去。

几经爱抚挑逗的折腾,终于,沈砚忍不住身前高胀的欲望,轻喘沙哑的出声:“大哥…。”

沈子言哪儿会不明白自家的弟弟此时叫唤是什幺意思,只能恋恋不捨的把自己压着双喜的腿给挪开。

迫不及待的沈砚两手迅速分开双喜的大腿,双腿插入双喜的两腿的中间,将自己热胀的巨龙抵在了双喜的腿心之处,迷糊中双喜感觉到粗大炙热的狰狞,缓缓的从自己身下的小穴口挤了进去。

双喜忍不住的嘤咛了一身,而沈子言也并没有因为沈砚的动作而放过双喜,斜着身子,那嘴还在允吸着双喜的嫣红。

“嗯……。”

“不要……你们不要这样…。”惊慌失措的声音从双喜的嘴中逸出。

沈砚轻轻的一笑,自己那只进去了龙首的欲龙继续坚定的往桃源的深穴插入。

随着沈砚的进入,双喜感觉自己的体内被异物满满的填塞着,奇异的快感让身子不由自主的想往上贴送,这样沈砚进入的就更密合更深入了。

沈砚进去了之后,就不想再忍了,那在双喜体内的欲龙,快速有韵律的进出了起来。

“嗯…啊!”双喜仰头睁大了晶亮的水眸,声音不由自主的大了起来。

“喜儿,我要你,我要一直这样要着你!”沈砚呢喃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偏执,身下的动作却是没有停下来。

这样香豔的一幕在沈子言面前发生,沈子言自然没办法无动于衷,他的欲龙不停的在双喜侧面腰间的地方摩擦着,沈砚体会到自家哥哥的苦楚,从骑在双喜身上的姿势,换了下来。

变成最开始的那种夹心饼乾一样的姿势,沈子言扶住了双喜,让双喜不会因为沈砚的冲撞往后倒来。

而他的那根硕大的,这时候滑入了双喜的两股之间,双喜的这裏,早已经让蜜液浸湿了,沈子言的欲龙在这裏,仿若是在浅渊中的滑行。

双喜感觉到来自自己双臀间的那炙热的摩擦,觉得自己身上再也无一处是属于自己的。

沈砚那进出的动作,仿若是狂风骤雨,根本没有给双喜一点喘息的机会。

接着双喜感觉到沈子言的手,竟然到了她和沈砚的中间,划入了那桃源的前方。

“啊……”沈子言竟然按住了她前方的那一点敏感的红豆,手指微曲快速的摩擦着这一点。

双喜不自觉得直摇头,又是惊慌又是渴望,觉得自己全身都热了起来,身上身下,无一处不点燃着火。

那小穴在三点的刺激上,微微的收缩着,把沈砚咬紧了。

越是这样,沈砚对双喜越爱不释手。

一个用力,沈砚往前冲刺了一下,刺激到了双喜体内的某一处敏感的地方,“啊啊啊……。”双喜猛然抬头弓身,尖叫着混身颤抖,而这时候前方那沈子言的手,也用力搓揉她前方的那一点敏感的红豆,另一只手顺势扳开双喜的臀部,将身后的那条巨龙紧紧抵住了双喜的菊口,猛地突刺将滚烫巨大的肉棒硬生生地往裏用力挤压,瞬间进入被蜜液润滑的菊口深处。

“啊啊啊……,不要,啊…子言不要,好痛…我好痛……不要,啊…”强烈的刺激,极致尽虐却包含强大欢乐的快感,让双喜感觉到自己的身下紧绷了起来,接着竟然不受自己控制的颤抖了起来,那小穴一缩一缩的,仿若要把沈砚吸的更紧。

“喜儿,乖…忍一忍…一会儿就不痛了…。”沈子言的双唇贴附在双喜的耳边,低声轻柔的安慰着,身下的肉棒却依然毫不留情地往前冲刺,彻底将自己隐藏内心深处的欲望爆发出来,发出阵阵低吼声,开始如沈砚般猛然不故一切地前后进出。

“喜儿,喜儿…放轻鬆…别怕…一会儿就不痛了…我的乖喜儿…。” 沈子言呢喃着温润煽动的词句…一边吞吐着身下炙热的欲望…。

双喜身前的沈砚在这时候,也毅然决然不断地将至热的巨龙往外撤去,又接着猛力地往裏沖了回去,再和子言默契的搭配中,你进我出,我进你出,兄弟俩人猛烈的前进后退犹如狂风暴雨,搭配得天衣无缝,俩人奋力的进出直沖的双喜双腿开始颤抖唉嚎。

“呜呜…啊…别…求你们不要了…沈砚…子言,恩恩…呜…你们饶了我吧。”双喜柔媚的声音不停的告饶抽泣。“求你们…我…不行了…。”

“喜儿,乖啊…嗯乎…嗯…呼呼…你忍一忍,我还没够……。”沈砚的声音充满了欲望。

“喜儿,我也还没…嗯……嗯乎…再一下下,我也还没够……嗯…呼呼…。”沈子言低吼着,声音充满了压抑与沉沦的暧昧。

屋内的空气弥漫着浓浓一股男女交欢的麝香味,双喜的嫩肉已经红肿,两瓣不断被沈砚的巨大肉棒蹂躏的直往外翻转,双喜大脑空白浑身颤慄无法思考,全身充满了酥麻的无力感,可是这无力感又伴随着肉体极致的快乐。

良久,双喜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已经不属于自己的,身下的那抽插和身后那冲锋陷阵的动作,就像两匹不知劳累的烈马持久奔腾无法停歇下来。

昏暗的屋子中只有双喜的求饶与呻吟呜咽声,伴随着两头猛兽不断的低吼喘息声。

“啊,喜儿!”伴随着一声怒吼,沈砚的动作骤然快了起来,身后的沈子言似乎也知道了什幺,用手把双喜的两臀往中间挤压着,快速的抽动低吼了起来。

“喜儿!”

最后,“啊…!”随着双喜的哭泣尖叫声,体内的敏感被再一次撞击,两股热流一个洒在了双喜的体内,一个洒在了双喜的菊花深处。烫的双喜那小穴竟然不断的抽动了起来。强烈刺激的快感终于让此刻的三个人一起达到了极致的高潮。

广告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