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少妇  »  人妻保安员-Linda
人妻保安员-Linda
广告

      

加入大厦保安员已有一年多的日子,要不是之前的工厂倒闭,我也不会当上保安员。

保安员一直是偏向男性的工作,在这家公司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男性,另外百份之十是文员、清洁等的女性;我的同事大部份已是中年的男性,只有我比较年轻!跟同事谈的话题不算多。

直至半年前,公司来了一位新同事,是一位女同事,是公司新请回来的保安,跟男同事一样,她要负责巡逻的工作,公司安排我跟这位女同事一同工作,最初,这位同事除工作外,没有谈其他的话题,但除着我们彼此认识,我和这位女同事已经非常熟络。

女同事叫Linda,今年三十五岁,结了婚差不多十年,有一个小孩,我问她为甚幺要出来打工?她说要为家庭补开支,因最近她的先生没有工做,她要出来打工,她经常叫我努力工作,否则很容易被社会淘汰。

本来我对是没有甚幺意思的,直至有一次,我刚从外边巡逻回公司,在公司的休息室休息,一坐下,想去雪箱取饮料,一弯下身子,看到更衣室的门半开,Linda在更换衣服,她把公司的制服慢慢脱下,露出了粉红色的胸围,Linda的乳房都很大,接着脱下裤子,露出了也是粉红色的内裤,阴部涨卜卜的,我呆了在此,我见Linda差不多换完,我若无其事的坐回椅子上。

Linda: 「你回来了? 我下班了,天气真热呀!」

「是啊! Linda走后,我回味刚才的情境,估不到Linda的身段,可能平时的制服遮掩了。之后每一次我和Linda一同巡逻,我也特别注意Linda的身段。

两日前,我跟Linda巡逻完毕,回到公司的休息室準备午饭,我和Linda一同吃,由于天气真的炎热得很,我把制服脱下,但仍流很多汗,Linda也流很多汗,我叫Linda不如脱下外套吧!Linda说: 好呀!

Linda脱下外套,只剩下白色的制服,透出的是黑色的胸围,我边食边看,汗水的关係,Linda白色的制服胸前更湿了,把黑色胸围的型透露了更多,Linda并没有注意到我的目光,后来更脱下制服的钮子。食完饭后,Linda主动地把饭盒清洗,我在旁边看Linda洗盒子,一边跟她说话,我从衣领位看见Linda的乳沟,因洗盒子的动作一起一伏,真是诱人呀!

Linda洗完盒子后,转身叫我帮她拿住盒子,她一转身,连同盒子撞进我的怀抱,而盒子刚刚好套进她的奶子,这个时刻我们不知说甚幺话,我和Linda彼此对望,我大胆伸一只手把盒子拿开立即并放在Linda的乳房上,我见Linda面红子,我更大胆将另一只手也放在Linda的另一边乳房,搓她的奶子,Linda的乳房真的弹手,我见Linda没有拿开我的手,即默许我的行动,我一边搓,口也嘴上Linda的口上,我一边和Linda接吻,一边搓她的奶子,我们一边接吻,一边行到桌上,我之后转吻Linda的颈,一边脱她制服的钮子,Linda开始有反应。

当我脱下Linda黑色的胸围,就含住Linda的奶头,一边啜,一只手搓奶头,啡红色的奶头,正是人妻应有的特徵,Linda闭目享受着我的爱抚,我轻咬奶头,Linda呻吟: 「啊…..好舒…服……..啜…..吸…我..奶头……….啊………」

我一边爱抚,一边向Linda的阴部进攻,我脱下Linda的裤子,看到她黑色的内裤已经就湿透了,我用手指轻按阴部,每一下轻弄,Linda好像跳了一下似的,我每搓一下,阴部的水流出更多,我脱下Linda的内裤,玩弄她浓密的阴毛。

Linda叫道:「大卫…..唔好…..啊………..啊….很痒….」

我把爱液跟阴毛一起玩弄,我把爱液拿了一点叫Linda试自己流出来的味道,她嚐了一下,没有回应,我此时脱下裤子,把我的阴茎放在Linda口内,Linda一边含,我一边搓弄她的奶头,她含得我很舒服,我心想我可能会给她含爆的,否则未能销魂就玩完,于是我叫Linda放下我的宝贝。

我将Linda抱起放在檯上把宝贝放进Linda的阴穴内,我以老汉推车一下一下抽插着,Linda享受着: 「啊….很硬….啊.快插………..啊….真舒服..」

我叫Linda坐在我上面,我一边插、一边欣赏Linda的奶子晃晃下,Linda把手按在我胸上,自己用力插,Linda主动地摇,我见Linda这幺用力,我给她一个长吻,我叫Linda停一停,我要从后面进攻,当我从后插入,一边插,一边搓弄她的奶头,Linda似乎更享受「……啊….啊…..啊…..大力 D 插我……啊………好正…….」

最后我抱起了Linda,我把Linda抱进我的怀抱,一边插,一边互吻,我插多大约数十下,我射出了。之后我们拥在一起,我与Linda相拥而吻,此时此刻,没有甚幺好说。

自从上次和Linda发生关係之后,不知道是良心过意不去还是做贼心虚,往后近半个月里,我都藉词推诿没有跟她一起巡逻当更。有好几个夜晚我真忍受不了想去看看她,最后还是躲进洗心间幻想她的身体及那天的经历,套动鸡巴直到射在手心里……

一直到半个月后的一个傍晚,在公司的休息室与她相遇「Linda,今天当夜班吗」由于我担心屋内还有其他人,所以仍是正经地称呼她。

「哼!没良心的臭男人,你终于出现了啊!」Linda厥着嘴说,想必只有她自己在休息室里。

我顺手将门带上,把她推向墙壁,双手紧紧环抱她的腰,继续将我的头靠进她的身躯,终于我的嘴压上了她的唇,舌头不听话地钻进她的嘴里︰「我的好Linda,你知道吗?每个晚上我都幻想和你做爱,从你的额上舔遍全身到脚底……像那天那样好好疼你。」边吻着,她边对着她的耳朵呼气。

「大卫,你不要这样……其他同事快要回来了。」Linda急忙想将我推开。

我不理会Linda,我的手缓缓滑下,停留在她的臀上往我身体推,将她紧紧贴靠住我的下体,左手缓缓伸进她的衣服内,从小腹慢慢往上抚摸,直到碰到胸罩时便将游动的手掌停住,由乳沟的方向慢慢朝乳峰迈进,用手指头一根两根三根地慢慢滑进胸罩内,终于整个手掌完全包住她浑圆坚挺得豪乳。

当我指尖扫到乳头时,Linda突然颤了一下,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Linda终于受不了而呻吟起来。

Linda今天穿了一件紧身的淡蓝色连身裙,她浑圆的双峰被我揉磨得在紧窄的布料下向外怒突,我彷彿可以看到她那白皙的奶球;当我另一只手把连身裙往上拉起时,整条修长的大腿都暴露在我的目光下,而小巧的脚趾便包裹在一双白色凉鞋内。

看到这个时候,这样的手欲已经无法满足我,反正现在休息室里也没有人了,我大着胆子抱起她,走到更衣房内,这样就算同事也不会马上撞见,我也才能把她看得更清楚、更真实。

当我抱起她走到更衣房内的时侯,Linda好像也知道我要做什幺,既期待又害羞地把她那薄如婵翼的胸罩脱下,解开胸前的几颗扣子,一对雪白的乳房马上弹了出来。她下面是一条黑色镂空而且很小的丁字裤,小到连阴部似乎都遮不住,只要她往前一弯腰,就可以轻易被人看到她隐约的阴毛。

「大卫,我想死你了……」Linda大力地吻着我的嘴喃地说,右手伸入我衬衫里停在胸膛不断来回抚摸,左手紧紧勾着我的脖子压向她的头,我可以明显感到她的渴望。

看着她那一对已经破衫而出的双峰,确实挺拔非凡而且无视地心吸力,依然坚挺,雪白的长腿曲线玲珑,凹凸有致,两条腿渐渐向外分,白皙的大腿露出裙外,细白娇嫩的皮肤彷彿吹弹可破,脚踝还繫上一条精緻的小金炼,露出鞋外的脚趾头不但洗得乾乾净净,趾甲也修得圆圆的,还涂上一层洋红的指甲油,微红的趾尖衬托着几根青筋细浮地脚背,显得格外地粉白娇嫩。

我忍不住蹲下来轻抬起她的左腿,手托着她的脚,把她那一双白色高跟凉鞋脱下,开始用嘴来吸吮那一根根修长嫩滑的脚趾头,一根一根地啜。她的脚趾好滑、好软!渐渐往上舔她的小腿肚,顺着圆润的小腿滑上她的大腿沟……我我另一手也没闲着,分别用大姆指跟食指夹住右边的乳头慢慢搓,原本小巧可人的乳头慢慢勃起,变得好硬、好大,此时我改成搓弄她左边的乳头。

在我仔细的吸吮完每一根脚趾及滑润的美腿之后,再慢慢往上含着Linda的乳头,不停吸啜,间中以牙齿咬扯,或以舌尖挑逗;我空出一手来,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,中指贴着阴唇不停地磨擦,阴阜顶胀的红色镂空丁字裤中央,慢慢出现了一块深色的水渍。

此时Linda的身子不停地抖动,趁她的头一仰时,我就将她抱起坐在流理台上面,用手扳开双腿,舌头朝Linda的丁字裤上亲了下去,她还想推开我,我抱着她的腰,继续吻着她,她在「唔唔」想叫的时候,刚好给我有机可乘,舌头也沿着裤缘攻进她的穴腔里,将Linda的穴肉扯入我的嘴内紧紧夹着,不停地吸啜。

Linda的淫液沿着香舌不断渗入我的口腔内,亲密的交合状态令Linda羞得两颊绯红,喘气地呜咽︰「大卫……我……好痒……好难受喔……喔……你别再……喔……别再……逗我了……」这样淫蕩的叫声,进一步刺激着我的慾望。

由于害怕同事随时会回来坏了我们的好事,因此我决定速战速决!我开始粗暴地抚摸她的奶子,一阵阵难以形容的趐麻感觉立即传到Linda全身,手指灵活地在她乳房上摸动,还集中在她的乳头上,把她突起的乳头慢慢搓弄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」Linda爽快得没法发出声音,双乳给我摸得很兴奋,全身都发软,手脚只能没力地抵抗着。我开始觉得她的小穴好像有甚幺东西渗出来,伸一只手去摸她的小穴,那里已经把内裤都湿透了,这时可以看到湿湿的内裤透出了阴唇的形状,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弄Linda的阴埠。

我夸张的说︰「怎幺会湿湿的?唉呦!越来越湿了!」

Linda虽极力扭腰,却抵不过我的力道,这被我的舌头舔到敏感的地方,猛然全身一震︰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Linda这时喘气声像是得到充份的快乐。

终于我的舌头来到她的小穴口,我将舌尖抵到她的阴核,用最快的速度来回扫动,「不要…这样……不可以……我受不了……」Linda喘着气哀求。我哪肯罢休?更用舌头去舔她的阴蒂。

「可爱的Linda,你看你的淫水,尝尝是甚幺味道吧!」说完就把舌头弄进她的小嘴里面。

「裤子这幺湿!我帮你脱掉!」我把内裤一骨碌的扒下到脚跟,她来不及反应,整个下体就毫无保留地落入我的眼中。浓密的阴毛中间露出的大阴唇,已经在我挑逗之下张开了一条缝,我的手指插进她的小穴里,她给我插得全身无力。

看着她那种欲拒还迎的神情,更激发出我的魔性,我一手拉开自己的裤链,把胀得发硬的阴茎拿出来,一手抓起她玉腿,抬到我的腰上来,这样我的阴茎就能在她小穴口磨来擦去,把她磨得淫水四溢。

我低头看着那根粗黑的阴茎缓缓地插进Linda的浪穴中,她正沉醉在我的鸡巴稜子所给她的感觉中,整个阴户都湿淋淋的,她呻吟着说︰「插我,大卫……」我从来也没听过她如些这般的淫语,于是用手抓住那早就硬起来的肉棒,继续让我的龟头在Linda的阴户上磨擦,让她显得更需要我的家伙。

她以急促的呼吸低声说︰「请干我吧,拜託你……」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说「干」这个字,很明显地,这是应该是她有生以来最需要的一次吧!

我也一样很需要了,我不能再作弄Linda了,我要使用她那又湿又热的小穴。当我将我的龟头插入小浪穴的穴内时,她开始痉而且发出叫声,我慢慢地将我的肉棒整根插进Linda的阴户内后,又将肉棒缓缓抽出,快要抽出到穴口时再用力挺入,我想慢慢地满足她饥渴的身体。

我一边插,手掌一边大力揉搓着她圆圆的屁股,手指还朝屁股缝里面钻。Linda浑身直抖嗦,使她不断夹着屁股,小嘴呵气连连,屁股一次一次地向上挺,同时翻起白眼。

「喔……」Linda禁不起身体的热情反应,长声娇啼起来。而且大腿的白肉觫觫地抖颤着,小蒂蕾乱跳,一股火辣的激流从肉缝里急急喷出,她慌张地按抱着我的头,双手将我牢牢锁紧,腰肢断续的摆动,全身都僵硬掉了。看到这景象,阴茎更硬得实在难受,我粗鲁地将Linda的双腿一拉,发硬的龟头便抵住她的小穴口,狠狠地刺入了。

龟头感受到她穴里的湿润时,我顺势把她的屁股一抱,再狠狠地向前一顶,我整根阴茎便狠狠地贯穿了她的浪骚穴,挤进这淫蕩少妇、淫浪人妻紧窄的阴穴内,把她弄得直呼过瘾。而我也感到她那温热的肉壁包着我的肉棒,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,传来兴奋和刺激。

我不愿再浪费我操她的宝贵时间,于是深入体内的阴茎不断挤开Linda的阴道壁,龟头更已顶在她的穴心上。当我猛烈撞击着她的穴心时,冲击力令Linda随着我的动作而摇摆,短速而猛烈的抽插每一下也顶到穴心深处。

才百来下,Linda已不禁洩身高潮起来。我的龟头紧贴着她的穴心,感受着灼热的阴精不停洒在我的龟头,Linda的阴道则收缩紧夹着我的阴茎不放,不停地蠕动吸啜着,滚烫的阴精汨汨地流出顺着我的大腿滴落,,我的鸡巴被她炙得爽到快要射出来。

在我继续挺入阴茎,準备开始下一步时,忽然听到了一些声音,而Linda也听到了。

「快点!有人来了。」我说。

我从Linda那湿淋淋的阴户中拔出我急欲发洩的坚硬阳具,痛苦地将它塞回裤子之中,Linda则放下腿,拉平裙子,顺手用抹布将流理台上那一摊淫液抹净。

那一夜,我最后还是回家躲进房里,幻想着她的身体及淫蕩,套动鸡巴直到射在手心里……

之后,我和Linda也有定时定候造爱。

广告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