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制服诱惑  »  嫂嫂 我的爱
嫂嫂 我的爱
广告

      

我今年二十二岁,现在是一间广告公司的设计师。虽然我年龄不大,

但性经验却非常丰富,和我干过的女人都对我念念不忘,这一切都得益于我十五

岁就开始的性经曆,以及此后几个女人的悉心调教。

那年暑假,因爲父母要同时出差,所以他们将我送到乡下的大伯家寄养。大伯是海员,

五年前死于海难,表姐小文在北方念书,只有中年的婶婶独自住在乡下的老屋里。

我的到来着实令婶婶高兴,不仅因爲她从小就喜欢我,而且有我在也不会让她太寂寞。

而我也非常的兴奋,在那样一个对性极其渴望的年龄里,婶婶那丰腴的身体常常是

我性幻想的对象,每次偷偷看A片打手枪的时候,我都会幻想是我和婶婶在交欢,

所以能够到乡下和婶婶独处实在是美好的。

婶婶那年刚刚四十岁,身高大约在一米六左右,长得很漂亮,只是因爲长年在乡下的劳作,

加上缺乏保养,使得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一两岁,身体也略微显的有点肥胖,

不过她每天晚上穿得薄薄的睡裙在屋里走来走去,遮掩不住的丰满雪白的身体,

走起路来不停颤动的高耸圆润的乳房,以及左右摇晃的沈甸甸的肥屁股,都不令我感到她是

有心在诱惑我。

一天黄昏,我在外面和伙伴们玩了一整天回到家,婶婶刚刚洗完澡出来,

看见我回来便说:“快去吃饭,婶婶给你烧水洗澡。”

我很快吃完饭便来到洗澡间(乡下没有专门卫生间,

所谓的洗澡间不过是在外间的空屋里放上一个大木桶,倒进洗澡水就好了),

婶婶正站在木桶旁的小凳子上替我调和水温,

她躬着背,两条莲藕一般的手臂在热气中晃动。透过薄薄的睡裙,

我清晰地看到了婶婶乳房的轮廓,以及被小内裤紧紧勒住的肥大屁股。

婶婶将洗澡水準备好,一擡眼看到我进屋就对我说:“还不快点脱了衣服洗澡,傻站着干什麽?”

看得发呆的我,突然鬼使神差地说道:“今天我要婶婶帮我洗。”

“羞不羞呀,还要婶婶帮你洗澡。”婶婶轻轻地在我鼻梁上刮了一下,奚落道。

“不嘛,我就要嘛。”我有些无赖地撒起娇来。

婶婶拗不过我:“好吧好吧,婶婶帮你洗就是了,反正我也好久没替我的乖小雄洗过澡了。”

我于是脱光了衣服跳进盛满水的大木桶里,婶婶拿起毛巾开始爲我擦洗。

我尽情的享受着婶婶柔软的手指在我的肌肤上游弋,眼睛也不安分地打量婶婶的

身体。婶婶穿着一件宽松的低胸连身睡裙,没有戴乳罩,由于她躬着身子,

所以我透过宽大的领口缝隙可以轻易的看到婶婶完整的乳房。婶婶的乳房是那样雪白丰满,两个乳

房之间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,两颗乳头是紫褐色的,就象两粒熟透的葡萄一样漂亮。

洗完正面手臂和胸口以后,婶婶开始替我擦洗背部。因爲够不着,

她不得不把我拉到她的胸前,我的头便顺势靠在婶婶丰满的乳房上,

并开始有意无意地在她的乳房上磨擦起来。

婶婶顿了一下,但马上继续爲我擦背。但几分锺之后,随着我磨擦地越来越用力,

婶婶大概感到很舒服,于是她停止动作,双手用力地将我的头按在她的双乳上,嘴里发出喃喃

的声音。

婶婶的动作给了我莫大的鼓励,我顺势找到她硕大的乳头,隔着睡衣开始吮吸起来。

婶婶没有制止,只是将我的头抱得更紧,呼吸声也越来越重。我嘴里吮吸着婶婶的乳头,

右手也开始得寸进尺地按在她的另一边乳房上抚摸起来。

突然婶婶推开我的头,带着奇怪的眼神看了我半晌,

对我说道:“乖儿子,你还想象小时侯一样吃婶婶的奶奶吗?”

因爲我从半岁到六岁都是婶婶带大的,所以婶婶喜欢亲昵地

叫我“乖儿子”。

当然,我用力地点点头。

婶婶便脱去了睡裙,两个又大又圆又白又软的乳房弹出来,

颤悠悠地裸露在我的面前。我愣了一下,马上伸出稚嫩的手臂抱住婶婶,

张口便咬住了她硬硬的左边乳头,拼命地吮

吸、舔弄起来。婶婶再次抱住我的头,一只手在我的背上抚摩着,嘴里发出“呜呜”的呻吟。

将婶婶的乳房恣意地玩弄了一阵以后,我推开婶婶,仔细地开始打量着婶婶美丽

的裸体。婶婶身上此刻只剩下一条碎花紧身内裤,倒三角形地包裹着她肥硕的屁股和鼓鼓的阴户,

由于阴毛太多而内裤太小,不少阴毛已经按捺不住,悄悄地从内裤边缘的缝隙

里跑出来,在灯下闪烁着乌黑发亮的光。我不禁伸出手去抚摸那些偷跑出来的阴毛,发出沙沙的声音。

“婶婶脱掉内裤,和你一起洗澡好不好?”婶婶被我看得有些不自在,于是要求和我一起洗澡。

我马上除掉了婶婶的内裤,婶婶浓密的阴毛一直长到了小腹上,

井然有序地顺着迷人的三角地带往两腿之间蔓延。我继续抚摸婶婶浓密的阴毛,

那种刺刺的毛茸茸的感觉,使得

我不由地将脸也贴上了婶婶微微隆起的小腹,用脸庞在那片浓密的黑森林上摩挲,

同时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进婶婶的两腿之间,按住两片肥厚温热的大阴唇上飞快地摩挲,并

不时地用大拇指摸弄几下阴道口顶端的那颗小豆豆,婶婶的阴户不久便被搞得淫水泛滥,

将我的两根手指吞进阴唇中间那条深深的壕沟里。

婶婶情不自禁地大声呻吟起来:“乖儿子停下来,婶婶受不了了。”

我赶紧停止了动作,婶婶将手指从她的阴道里拿出来,“扑通”一声跳进木桶里来。

虽然她的身体胖胖的,但因爲木桶直径足有一米五以上,所以一点也不显得拥挤。

婶婶的右手在水里準确地抓住了我的鸡巴,一边握住我的鸡巴套弄包皮,

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小鸡巴终于长成大鸡巴了,想死婶婶了。”

我感到我的鸡巴开始变得越来越硬,并且向上翘起来。婶婶不停地套弄我的包皮,

突然猛地一用力,便将我的龟头翻了出来,我顿时感到火烧般的痛楚,不禁大叫道:“痛啊。”

婶婶的手马上停了下来,怜惜的说:“哦,对不起,婶婶弄痛了你,

乖儿子站起来,婶婶用嘴巴来帮你止痛。”我听话地站起身,

婶婶二话不说便抓起我的鸡巴送进她温柔的嘴

里,一进一出地套弄起来,不时用柔软的舌头舔弄我细嫩的龟头和马眼,说来也怪,

我的龟头马上便不痛了,而且越来越舒服,鸡巴也越来越硬了。我一边享受婶婶关怀备至的

服务,一边在婶婶丰腴的身体上乱摸,不时地在肥美的乳房狠狠地抓两把。只过了几分锺,

我便感到鸡巴涨得难受,虽然我自己经常打手枪,但在婶婶温暖柔软的嘴巴里,我很

快便精关一松,来不及从婶婶嘴里抽出来就一泄如注了,婶婶愉快地将我的童子精一滴不剩地吞下去。

婶婶吞下我的童子精之后,并没有将我渐渐软小的鸡巴从她嘴里拿出来,

继续用舌头舔吮我的龟头,一只手温柔地玩弄我那两颗小小的卵蛋,

另一只手则绕到背后按摩我的肛门。

年轻力盛的我在婶婶的美嘴加双手三管齐下的进攻下,大鸡巴很快又骄傲地昂起头来,

婶婶吐出了我的鸡巴,用风骚而快活的语气说道:“啊,大鸡巴终于又擡起头了,我的乖

儿子,快把大鸡巴插进来吧,婶婶的小穴早就想给你干了。”说完便转身趴在桶壁上,

高高地翘起肥硕的屁股,将淫水泛滥的阴户朝向我,两片肥厚的阴唇一翻一翻的,仿佛在

召唤我的大鸡巴进入。原来正值虎狼之年的婶婶,在寡居了多年之后,

早就将满腔的欲火寄托在我这个最亲爱的侄儿身上了。

我毫不犹豫地照着A片上的样子提枪便刺,却欲速则不达,鸡巴在婶婶的屁股上和阴道口滑来滑去,

就是无法插入。“乖儿子,不要着急,慢慢来。”婶婶感觉到我的窘态,一

边安慰我,一边用左手反手握住我的鸡巴递到阴道口,

并用右手撑开阴户说道:“好了,现在可以用力前进了。”

我按住婶婶的大屁股,将自己的屁股向前一送,我的鸡巴便“扑哧”一声,

顺利地滑进了婶婶温热柔软而紧凑的阴道,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从龟头上很快地传遍了全身。

婶婶的阴道又小又紧,即使是我当时的鸡巴还没有现在这麽大,插进去也必须用很大的力气才行,

大概是因爲她的阴户除了手指之外,很久没有被鸡巴插入的缘故。好在里面已

经淫水泛滥,所以我的鸡巴抽插起来还是非常地顺利,不过婶婶那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就象一扇门一样,

紧紧套住我的龟头不让它滑出来。

“啊!小宝贝!好舒服….好畅快….用力….对……再用力!婶婶……要 了!啊!美死了!喔……..”

婶婶被我插得大声浪叫起来,伸手从下面揉搓自己的阴核,不时地又摸摸我的小卵蛋。

我看见婶婶两个雪白多肉的大奶子不停地摇晃,于是抓住婶婶的奶子把玩,使劲地揉搓那两团肉球,

不时地捏弄几下奶头。

“啊!乖儿子!别捏我的奶头,轻点!好痛哟!……哎呀!死小子!叫你轻点捏,

你….你反而捏得那….那麽重!会被你捏!捏破了……哎唷!你….你….你……

真坏死了……喔!……”

“哎唷!乖儿子!我里面好痒!快……用力捅婶婶的….骚穴!对….对….啊!好舒服!

我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……小心肝……啊……真美死我了!啊……我要泄了……..”

我把从A片中学到的那一套双管齐下的招式毫不保留地施展出来,婶婶很快便高潮了,

她身子抖了几下,从阴道深处喷出一股滚烫的液体洒在我的龟头上,烫得我的龟头痒痒的,

就象放在温开水中浸泡着一样。

第一次高潮过了之后,婶婶仿佛虚脱了一般向后倒下来,双眼紧闭地瘫倒在我身上。

我的鸡巴仍然硬硬地插在她的阴户里,就这样抱着她在木桶里坐下来,龟头便顶住了婶婶的子宫。

等婶婶休息了一阵之后,我又将鸡巴开始在婶婶的小穴里活动起来,用龟头在婶的花芯上研磨。

婶婶慢慢醒转过来,她发现我的鸡巴依然象铁棒似的插在她窄小的阴户里,龟头紧紧顶着她的子宫,

她知道今天如果不让我插个够,我的鸡巴是不会罢休的。“好儿子,抱我去

床上吧,婶婶今天给你玩个够。”于是我们胡乱抹干身上的水,我抱起婶婶扔在里间的床上,

掰开她两条粗壮的腿就想再次插入。婶婶却握住我的鸡巴不让我进入,温柔地说:“好儿子,

用嘴舔一舔婶婶的身体吧。”

我听话地低头开始吸吮她酱红色的大乳头,一手抚摸另一颗丰满肥大的乳房和奶头;一手伸入阴户上,

抚摸她那浓密寸馀长短的阴毛,然后用食姆二指揉捏那粒阴蒂,中指插入

阴道内扣挖着。

婶婶的阴户里早已被插得淫水四溅,此时更是大股的淫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,

在我的左手五根指头的轮番抠挖下,“喷喷呱呱”地响起来。

我将婶婶的两个大奶子都舔吮够了以后,便顺着胸口一路吻下去,

不久嘴唇就贴到她肥嫩的湿漉漉的阴户上,伸出舌头舔吮肥厚的阴纯,

吸咬着那粒大阴核;两只手则转而用力

地揉捏她肥大的奶子。

婶婶刚才被我插得骚水泛滥,紧接着又被我一阵扣挖,淫水不仅没有消退,反而越来越多。

此刻再被我卖力地吸吮、舔咬着阴核和肉洞,玩弄奶子,她的性欲再次被激起,口中

呻吟的叫道:“哎唷!亲儿子!婶….婶….被你舔….得真受不了快…….插我 …..啊……..”

我于是跳下床,抓住她的双腿把她的肥臀拖到床边,双手挽住她肥润的大腿向两边分开,

自己站在她的双腿中间,挺起一直昂然而立的鸡巴对準她紫红色的肉洞,腰部一用力,

「滋!」的一声,整条鸡巴齐根没入,大龟头直顶到她的子宫口。

“啊!我的亲儿子,你的越来越大了……婶婶….婶婶吃不消了….”

我低头看看自巳的鸡巴,果然比刚才又大了许多,在婶婶的阴户里进进出出的抽插时,

她那两片多毛的肥厚大阴唇,及紫红色的两片小阴唇,随着大鸡巴的抽插,翻出缩入的,

真是过瘾极了。再看她粉脸含春、目射欲 ,那骚媚淫汤的模样,

实在不敢相信她就是自己最最亲爱的婶婶,从小把自己带大的婶婶。

“乖儿子!你怎麽突然厉害,婶婶要死在你的手里,你还没射精呀!真吓死人了!

我这五六年没被干的小穴,要被你干坏了,我好爱你啊!你干得我好舒服!你真是婶婶的心肝实贝

肉!我真爱死你了….小乖乖……”“亲婶婶….亲妈妈….啊….好啊….你那小肥穴里面….

的花心….磨擦得我好爽….快….快加重一点….好美呀….我的亲婶”

“好儿子….来…来躺到床上来,让婶婶来….你…弄出来吧……啊…..啊…….快…点…”

我抽出鸡巴躺倒在床上,婶婶很快的爬起身来,跨坐在我的腹下,握着大鸡巴对準自己的大肥穴,

肥臀使劲往下沈了几下才使得大鸡巴整根尽入到底,使她的小穴被胀得满满的

,毫无一点空隙,才嘘了一口大气,嘴里娇声叫道:“哎呀….真大….越来越大了….真胀….

喔……..”

她伏下娇躯,用一对大肥乳在我的胸膛上揉擦着,双手抱紧我,

把她的红唇像雨点似的吻着我的嘴和眼、鼻、面颊,肥大的屁股上下套动、左右摇摆、

前后磨擦,每次都使我的

大龟头,碰擦着她的花心,我也不禁被她的花心吸吮研磨得大声呻吟起来。

婶婶擡起身来,用双手撑在床上,肥臀越套越快,越磨越急,心急娇喘,

满身香汗好似大雨下个不停,一双肥乳上下左右的摇晃、抖动,好看极了。

我看得双眼冒火,双手向上一伸,紧紧抓住揉捏抚摸起来。

婶婶的大肥乳及大奶头,再被我一揉捏,剌激地她更是欲火亢奋,死命的套动着、

摇摆着娇躯,又颤又抖,娇喘喘的。

“哎….我的亲儿子….婶婶….受不了啦….亲乖乖….婶婶….的小穴要烂了………

又要给大鸡巴的….亲儿子顶烂了…啊…啊…好儿子…..快点射给我吧….”

“不要….我不要这麽快射….婶婶的肥穴….夹得我好舒服…..我还要使劲地顶婶婶….

的小穴….”我虽然此时也快到高潮了,但害怕今天过后就没机会玩婶婶的小穴了,

加上刚刚已经射过一次了,所以还可以禁闭精关不射精。

“哎呀….亲丈夫….亲儿子….婶婶….再也受不了….啦….你快射….给我….

我们一起到高潮吧….我真吃不消了….求求你….乖儿子……婶婶的

小穴要……要让你….破….穿了……我真….真受不了啦….婶婶以后随时给你….

插穴就是了….今天真的….真的不行了….”

我得到婶婶的许诺,这才放开精关拼命地干婶婶:“好婶婶….动快一点呀….

我要就要射给你了….快….啊….”婶婶感觉大肥穴里的大鸡巴头在猛胀,她知道我也要达到

高潮了,赶紧拼尽全力的扭摆着肥臀,并用力使大肥穴里一挟一挟的,吮吸我的龟头好让我尽快射精。

“啊….亲婶婶….亲妈妈….我….我射了……..”

我感到一刹那之间,全身好似爆炸了一样,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。

婶婶更是气若游丝魂飘魄渺,她已经达到热情的极限,性欲的顶点,

软软地把她的一身肥肉放在我身上,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。过了好一阵子,

婶婶才长长的吹口气说道:“

小雄,你好厉害!婶婶差点死在你的手里……不过,从明天起……

只要你想把鸡巴放进婶婶的骚穴里来……婶婶随时都会给你插……”

   在剩余的假期中,我和婶婶在屋里俱是裸体相处。性欲来时,不论床上、

床下地毯上面、沙发上面、浴室里、或躺、或卧、或站、或坐、或跪,各种姿式和各种角度的尽情

造爱。加上婶婶集二十馀年的性爱经验及技巧,在性交的过程中不断指导我如何能够省力,

如何能够持久,如何能使男方畅快,如何能使女方舒服;性交完了之后又想方设法给

我进补,使得我每次的性爱,都得到遍体舒畅,也使她自己也得到满足尽致,

而性经验和性能力也日益成熟起来

三女共侍一夫

  林宏伟自幼父母双亡,被孤儿院收养长大,所以自小就养成克苦耐劳的独立个性,

从读国中开始,就半工半读的完成大学的学业,现任职一家**大企业公司,

担任有关英文业务之处理事项,生活尚称糊口,在这个工商业发达,到处都是竞争的对手,

职少人多,人浮于世的社会中,能求得一职,也算是幸运儿了。

  若无人事背景,别说升迁加薪,稍有不慎,可能就被老板炒鱿鱼了,因爲每

年都有数万的大学毕业生,尚徘徊在就业的大门外,翘首等待着这万余元的工作

呢!

  故此,林宏伟兢兢业业默默的工作,知道钱是人的第二生命。

每月的薪资除了房租及伙食外,所剩下来已寥寥无几,爲了开源节流,

不得不去找一份晚间的兼差,多赚点钱,蓄存起来,日后也好成家立业。

  阅读报章人事栏刊载——

  『诚征家教:须大学毕业,家教一位,指导高中学生英、数两门功课,意者

请于明天上午十至十二时,驾临**路**号胡太太洽谈。』

  林宏伟一看征请家教的**路,乃是本市高级的黄金地段,若非大商富贵、

有钱的人仕,哪里买得起这个地段的房子。

  于是请了一天事假,第二天一早骑着摩托车,到达该址**路,

原来该地段都是两层楼的花园洋房,找到**号,一看手表,刚好十点正,于是伸手按动电铃。

  对讲机里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声音,问道:「是那一位∼∼」

广告
广告